山水之城的“山高水長”

發布時間:2019-02-15

news7.png

領創者檔案

戴亞,1945年出生于江蘇,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2001年,作為重慶市政府引進的支持西部大開發人才,從合肥經濟技術學院來到當時的重慶煙草工業公司工作,2015年到重慶中煙技術中心工作。先后擔任行業卷煙減害技術重大專項首席專家、“嬌子”品牌首席專家、國家科技獎勵評審專家等職務。

戴亞先后獲得全國煙草系統有突出貢獻專家、全國煙草行業“十五”和“十二五”科技創新先進個人、全國煙草行業勞動模范、四川省先進個人、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等榮譽稱號。他主持完成了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和省部級項目研究,獲得省部級科技獎勵16項,發表學術論文200多篇,獨立和合作出版學術著作17部。由他提出并指導完成的科研成果申報專利300多項,其中國際專利十余項,獲授權國家發明專利200多項,實用新型專利60多項。

他淡泊名利、虛懷若谷,工作中從不以“學術權威”自居,還定下了“誰的文章誰是第一作者”等“硬規定”,從不居功自傲;他潛心科研、耕耘不輟,幾十年來總是在一摞摞厚厚的論文、資料的陪伴下“逢年過節”,古稀之年仍是前沿學術的“弄潮兒”;他言傳身教、甘為人梯,在企業內部推行“項目聯系人”制度,為青年人才脫穎而出營造了良好環境,還成為許多年輕人的學術和思想導師……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他學術如山,山高千丈;性情如水,靜水深流,實在當得起“山高水長”。

他,就是重慶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技術中心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戴亞。

桑榆非晚 古稀之年再“創業”

在普通人開始“閑看花開花落,漫隨云卷云舒”享受生活的古稀之年,戴亞,作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選擇。2015年,川渝中煙“分家”后重新組建了四川中煙和重慶中煙。作為行業的資深專家、作為重慶市政府引進的技術人才,享受退休年紀后延待遇的戴亞教授,毅然選擇回到重慶,加入重慶中煙這個行業“最年輕”的工業企業工作。

“2000年我‘進入’行業工作的第一站就是重慶,我對于這座山水之城有著很深的感情,對于‘天子’品牌有著很深的感情。當時的確有機會留在成都,但按照行業政策,我理應回到重慶中煙工作,我不應該為自己‘開口子’‘搞特殊’。”談到自己的選擇,戴亞教授淡淡地說,“而且當時重慶中煙面臨更多的困難,我希望回到重慶中煙,為企業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

相比生活環境更加安逸的成都、工作條件更加完備的四川中煙,當時的重慶中煙面臨著“基本沒有品牌、基本沒有產品、川渝外基本沒有成熟市場”的窘迫狀況。“而從我們工作的角度來說,當時的重慶中煙只有不到20臺套的零散設備,僅有幾位技術研究人員,科研平臺等更是無從談起,連最基礎的檢測實驗都難以開展。”重慶中煙技術中心基礎研究科科長汪長國坦言。

“一窮二白”下,戴亞開始了自己的又一次“創業”。購進設備、引進人才、搭建平臺,他身先士卒、沖在第一線,帶領團隊用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讓工作走上正軌。截至目前,重慶中煙已經成立了新型煙草制品研究室,并在重慶市科委的協助下構建起博士后工作站,成立了重慶市煙葉資源科學利用重點實驗室,科研工作已初步走上正軌。

對于讓許多人不解的“再次創業”,戴亞豁達地對記者說:“2000年我剛來重慶工作時,帶頭組建了當時的技術中心,現在無非是又來了一次。企業為我提供了這么好的平臺,我只是盡我所能,做了企業需要的一些工作。”

潛心科研 腳踏實地解難題

相比購進設備、引進人才等事務性工作,研究領域的調整,無疑會給科研人員帶來更大的挑戰。作為行業降焦減害重大專項的首席專家,回歸重慶中煙之后,戴亞教授卻將自己的研究方向轉移到煙葉資源綜合利用等領域。問及個中原因,他這樣解釋:

“目前卷煙減害技術重大專項已經結題,研究成果也已應用于成熟卷煙產品之中,因此我才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煙葉資源綜合利用上。煙葉資源是品牌發展的第一資源,重慶中煙品牌小、底子薄、實力弱,更要立足重慶當地實現發展。我們通過開展煙葉資源綜合利用項目研究,就是要爭取解決企業面臨的原料難題,夯實品牌發展根基。”

科學研究,既要看得遠,時刻關注前沿領域研究情況和行業發展趨勢;又要站得實,立足企業發展實際,破解制約企業當前發展階段的實際困難。戴亞的選擇可謂用心良苦。

通過對企業原料庫存和重慶煙葉原料進行系統分析后,戴亞帶領項目組人員一方面對企業當前原料庫存情況發出“預警”,與相關部門一道優化原料庫存;另一方面著力加強重慶煙葉可用性研究工作,并會同商業企業改良生產技術。同時針對卷煙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煙梗、煙末等廢料,項目組經過反復試驗、探索,已經實現從廢料中提取出卷煙可用的香精和新型煙草制品可用的煙油等資源,并成功應用于產品之中,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上大學的時候,戴亞教授就是我的老師,工作后又一直是我的領導、同事,算下來我認識教授已經20多年了,他在科研上頗有些‘多變’。但是,無論什么研究方向,教授都能做得非常好。”對于戴亞研究方向的調整,汪長國如是介紹。

這種“多變”,表現為他獨特的個人風格和超強的科研能力,實際上卻緣起于他強烈的責任感——從企業需要出發,才能不斷發現學科創新點;從企業需要出發,才有源源不斷的激情和智慧。

但“多變”的研究方向,也給戴亞的工作平添了許多困難。為了掌握研究領域的情況,戴亞的案頭總是攤滿各種書籍;每到周末及節假日,他總是帶著一摞厚厚的資料回家研讀。“從不以學術權威自居”“看的書比專業人員更多、思考得更深入”是青年研究人員對他的普遍評價。

對此戴亞謙虛地表示:“雖然我在煙草化學領域研究的時間較長,但對很多其他科研領域我還是‘門外漢’。比如當前我們所研究的方向就涉及化學、工藝、農學、生物學等多個領域,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多學習,不斷提高自己,真正把這些問題搞懂、吃透,才能作出像樣的研究。”

淡泊名利 誨人不倦育英才

多位熟識戴亞的人都說,他不愛娛樂,也沒什么其他愛好。低調的性格,卻隱藏著一項讓許多人羨慕不已的本領——調節氛圍:只要有他在,大家工作起來都特別有收獲、特別有干勁。

“其實科研工作挺枯燥的,有時候半年都看不到什么眉目,又沒有任何捷徑可以走,能堅持下來,好的氛圍不可或缺。”重慶中煙技術中心降焦減害研究員馬擴彥對記者介紹。

作為一名“老科研”,戴亞深知良好氛圍的重要性。在公司領導的支持下,他定下了“誰寫的文章誰是第一作者、誰研究的專利誰是第一發明人”的制度,尊重每個人的研究成果,努力在企業內部營造公平、公正的良好學術環境。

而另一項備受青年人才推崇的,是項目組聯系人制度。說是聯系人,實際上就是副負責人,從立項到研究再到結題、應用、評審的全過程,他都鼓勵年輕人放手去做,關鍵節點上他再親自把關。“他總是說,科研成果只代表過去,重要的是能力提升,我們全流程做下來,真是受益匪淺。”重慶中煙技術中心降焦減害研究員陳昆燕對記者介紹,“而且教授知人善用,會根據每個人的學術背景、擅長領域合理安排,讓大家都有脫穎而出的機會。”

有公平公正的良好環境,有脫穎而出的機遇,但與戴亞教授一起工作并不是件很輕松的事。在重慶中煙技術中心,幾乎每個人都有被他“指導實驗”的經歷。

“教授在工作上特別細致,經常教導我們科研工作離不開實驗室。他經常要求我們提醒他實驗時間,只要有空他一定到場,與年輕的科研人員并肩作戰。”陳昆燕說,“雖然教授從不嚴厲地批評人,但久而久之,我們也都養成了更加嚴謹治學的好習慣,我想這就是言傳身教的力量吧。”

這樣的育才理念,源于戴亞早年的經歷。在中國科技大學求學時,戴亞接觸到了華羅庚、錢學森等老一輩科技工作者,他們循循善誘的育才方式、嚴謹治學的敬業精神,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時代已經不同了,但做好科研的精髓沒有改變。科研工作來不得半點虛假,絕不能為了獎勵、榮譽去做科研。年輕人才大都心氣高、沖勁足,一定要采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促進成長,不能死板說教。”戴亞語重心長地說,“我畢竟已經這個年紀了,能夠為企業培養更多的優秀人才,更好助力品牌發展,是我當前最大的愿望”。


广东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